幸运飞艇投注微信群

龙珠的生死时速:如何度过游戏直播最刺激的转型年

  

  游戏直播平台会成为新一代视频网站吗?

  作者 | 刘丹如

  “龙珠将投入百亿资金布局游戏、体育、电商、泛娱乐四大板块。”当龙珠直播CEO陈琦栋在本周举行的战略发布会上喊出这句话的时候,直播同行们恐怕是既“羡慕”又“恨”。

  不管是倒下的小直播平台还是卖身的大直播平台,直播这个行业的竞争已经白热化到你死我活的阶段。而生死之间,最大的考验莫过于资金。陈琦栋的这番话是自去年11月被苏宁收购后,龙珠直播在市面上的第一次公开发声,潜台词则是:龙珠有钱了,在资金的支持下龙珠不光只做游戏了。

  陈琦栋表示,龙珠直播将打造游戏、体育、泛娱乐、电商四大板块,为此他们将投入6.5亿挖掘1万名以上的主播,3.5亿打造十档自制内容,除了投入10亿现金继续深耕游戏直播,龙珠直播目前还手握上百亿的体育版权内容,其中包括80亿的中超版权、50亿的英超、15亿的西甲等。

  苏宁入主之后,龙珠直播的确有了新的血液。资金、体育版权都是苏宁能够给到龙珠的弹药。此次龙珠的战略发布显然透露着苏宁的支撑与业务搭载,但却仍有部分问题待解:游戏直播平台真的到了必须转型的时刻了吗?资金铺路的背景下,直播平台会走上视频网站的老路吗?

  值得注意的是,转型之余,风口浪尖的直播行业还面临着更严峻的考验。据央视网报道,今天从文化部获悉,文化部部署北京、上海、广东、浙江等地文化市场综合执法机构,对50家主要网络表演经营单位进行集中执法检查,虎牙直播、YY直播、龙珠直播、火猫直播、秒拍等30家内容违规的网络表演平台被依法查处。

  这也引出了更加值得注意的问题:转型是否能降低直播平台的风险?拓宽领域是否也意味着各个直播平台将出现阵地交叉从而短兵相接?

  苏宁入室后,体育成为新突破口

  去年11月,苏宁3.2亿美金收购龙珠直播的消息传来时,陈琦栋特意写了一封内部公开信。邮件中陈琦栋表示,直播是一个基础娱乐的表现方式,是视频行业发展的必然趋势,它和视频网站一样,战争还远没有结束,需要更多的资金来打仗,所以他选择了有资源有资金和有意愿,且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共同去深耕这个市场。

  今年4月,龙珠直播搬进了位于陆家嘴软件园的苏宁文创大楼,团队也壮大到了400人,在他们对面就是PPTV。在苏宁文创的大厦中,龙珠直播的市场部总经理赵旭枫告诉三声,“在被苏宁收购之前,我们面临着很多直播平台都会面临的困境,那就是钱花光了。”

  龙珠直播2015年2月成立,创始人陈琦栋是电竞行业的资深老兵,早在2003年就创立了国内最大的电竞赛事内容制作公司PLU,先后承办过腾讯TGA、英雄联盟、穿越火线、DNF等各类游戏的规模级电竞赛事。龙珠直播成立后,凭借丰富的赛事内容和CF、DNF等竞技类游戏直播内容备受资本青睐,龙珠成立之前他们就获得了腾讯和软银的投资。2015年11月,他们又获得了游久游戏2.78亿人民币的融资。

  2016年直播成为风口后,游戏直播的格局也发生了改变。赵旭枫说,2016年的直播平台经历了“平台太多,主播不够用”的阶段,也因此主播的身价也一路飙升,大多数平台不得不斥巨资签约头部主播。但在高额的带宽投入和签约主播的费用的压力下,上一轮融资很快消耗完毕,龙珠直播和大多数直播平台都陷入了资金不足的危机之中。陈琦栋在内部信里写到,去年8月后在电梯里、在走廊里、在上厕所每天都遇到员工时,都颇感愧疚。

  苏宁的入局为龙珠直播提供了重新出发的机会,而龙珠直播的整体战略也发生了巨大改变。

  赵旭枫说:“苏宁文创拥有很多影视资源和版权内容,今年大火的《人民的民义》就是苏宁文创旗下的影视公司投资制作的,实际上苏宁本身也需要直播平台作为内容出口。” 更重要的原因,陈琦栋在发布会上也进行了解读。 陈琦栋表示,龙珠是目前中国唯一的一个全产业链覆盖的平台,他们培养出两支世界顶级的战队,同时也是中国70%以上的电竞赛事转播支持和提供者,且PLU又具有丰富的赛事承办经验。“这个底子是我们所有竞争对手所不具备的。” 陈琦栋说。

  在游戏直播方面,龙珠直播宣布将投入10亿持续打造游戏直播生态。经历一年的主播抢夺战后,龙珠直播反思发现头部主播本身对于平台实际作用并不是特别大。赵旭枫说:“其实用户没有我们想的这么忠诚,而且看一个游戏内容,其实用户的更替是很快的。”所以他们决定投入中6.5亿元用于挖掘超过1万名新主播,并集中资源打造10位明星级的头部大主播;另外3.5亿元,龙珠直播将用于制作10档以上精品级的直播节目,结合娱乐明星与游戏于一体,尝试打造头部游戏综艺IP。

  与此同时,他们也意识到游戏直播本身的局限性,赵旭枫告诉《三声》(ID:tosansheng):“游戏直播的内容增长有一定的瓶颈,而瓶颈主要在主播很难去创造新的内容。”她认为直播行业的竞争其实是基于用户时间的竞争,当游戏直播增长变缓或者是用户觉得内容无聊的情况下,龙珠不能再局限于说做大游戏的头部内容。  

  龙珠直播的突破口是体育,据艾瑞咨询提供的数据,目前中国体育视频用户规模达到了1.6个亿,这1.6亿用户潜藏着非常强大的购买力。陈琦栋说:“这就是我们致力于体育行业的原因所在。”

  早在2016年陈琦栋就提出了龙珠直播要重点布局体育版块的直播内容,被苏宁并购后,这一设想则充分的得到了实现。苏宁拥有国内包括西甲、英超、中超、亚冠、足协杯、中甲等赛事的版权资源,而这些版权资源龙珠和PPTV两家将采取合作运营的模式,但与传统体育直播不同的是,龙珠提出要做“陪伴的粉丝经济”。陈琦栋说:“我们给整个龙珠直播创造了一个大解说和版权赛事的社区化的氛围。”

  从游戏直播到TV,视频网站老路重走?

  从游戏直播转型的不只龙珠一家。

  事实上,游戏一直以来都是直播行业里相对被看好的门类。最初的游戏直播大多以游戏赛事直播和游戏主播直播内容为主,内容聚焦、粉丝粘性大,也因此对游戏赛事版权和主播非常依赖。

  最明显的案例是斗鱼。斗鱼的前身是A站内部的游戏版块,依靠《英雄联盟》起家后迅速壮大,目前已经成为游戏直播标配的弹幕也由此衍生出来。对于早期的游戏直播平台而言,游戏赛事版权和主播必不可少,在近两年的时间里,斗鱼、龙珠、虎牙、熊猫、战旗都在不断抢夺游戏赛事版权和头部主播。

  熊猫直播的COO张菊元对三声表示,早期主播对平台来说的影响力比较大,头部主播都是自带粉丝,对于直播平台来说能够起到拉新的作用。张菊元将游戏直播平台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主播的影响力大于平台,所以新平台都会找到一两个标杆性主播。到了第二个阶段,头部主播对于平台的影响力在于品牌作用。

  张菊元说:“第一个阶段在2016年都已经完成的,现在前几家游戏直播平台都有自己标杆的主播,而到了第二个阶段主播拉新的作用弱化很多,平台此时更重视自身的基础业务的建设。”

  尽管游戏赛事版权和主播对于游戏直播平台仍旧有着重要的作用,但随着2017年直播行业日趋降温,直播平台们也越来越不愿意将筹码全部押注在回报效率并不高的游戏直播上。张菊元就表示:“如果熊猫不进行泛娱乐内容的尝试,不走精品内容的路线,最后的天花板就是游戏直播,而游戏直播即便做到国内第一,其商业价值也不够高。”

  实际上,为了突破游戏自身的天花板,2016年年初游戏直播平台们就纷纷试水秀场直播和泛娱乐内容,但在秀场直播内容过于同质化,且监管日趋严格的情况下,大多数直播平台都难以形成竞争壁垒。

  而泛娱乐内容则成为他们新的突破口。赵旭枫就表示,此前龙珠分别尝试明星直播与体育直播,结果最终表明,相比明星直播,体育赛事更容易沉淀用户。也因此他们希望能够在逐步体育赛事版权后,再建立包括体育资讯和体育类主播等周边内容,通过一系列的内容沉淀用户。赵旭枫说:“直播平台和视频网站的发展是一样的,最初内容大多一样,但最终会根据每家不同的基因尝试不同的方向。”

  斗鱼选择的方向是做“大而全”。早在去年6月斗鱼直播的CEO张文明就公开表示:“斗鱼要从游戏直播到体育竞技、再到生活、娱乐等,希望真正打造一个平民及全民的泛娱乐平台。”此后斗鱼不断增加科技、娱乐、体育、户外等泛娱乐内容体系,并先后举办全球主播招募会、亿元明星计划、鱼塘星音乐歌手大赛等活动来打造自身的泛娱乐生态。

  除此之外,斗鱼还成立了一只基金用于投资CP团队,投资了包括直播综艺,包括旅游公司、数码公司等各个细分领域的公司。获得斗鱼投资的万合天宜CFO陈伟泓就表示:“我认为直播会用两三年的时间走完过去视频网站十年的路。”

  “UGC的时代从今年开始就已经快过去了”熊猫直播的COO张菊元说:”全民直播是个伪命题,直播内容一定会越来越向头部内容集中。”相较于斗鱼打造“大而全”的泛娱乐内容,熊猫直播选择的路径是做精品化自制内容,从去年王思聪亲自制作的《hello小姐》到之后他们做的爆款狼人杀直播综艺《pandakill》,熊猫试图将自己打造成一个在几个细分领域拥有头部内容的泛娱乐平台,除此之外,也能作为王思聪另一家公司香蕉计划旗下游戏、娱乐等内容的出口。

  游戏直播的另一个重要玩家虎牙直播CEO董荣杰也在此前《环球时报》的专访中表示:“在游戏视频直播领域的虎牙也正在走向更为广阔的领域。”为此,虎牙开设了户外直播、美食萌宠模块,熊猫直播则下设了一个名为“娱乐联盟”的大区域,内含户外、音乐萌宠、桌游等众多泛娱乐领域。

  斗鱼、虎牙、熊猫、龙珠、加上早就试水了电竞综艺化,推出了《Lying Man》的战旗,五大游戏直播平台转型泛娱乐的格局至今已经十分清晰。陈琦栋认为经历上半场的秀场时代和资本时代,直播下半场的重点就是内容和变现。

  但对于直播内容变现的考虑,几家游戏直播平台的看法并不一样。在赵旭枫看来,打赏仍旧直播平台最核心的变现方式,而最终的逻辑落在通过海量内容吸引用户,最终转化为秀场的用户消费。她说:“直播平台如果想卖广告肯定卖不过视频网站。”除此之外,电商也是龙珠准备尝试的变现方式。陈琦栋表示龙珠背靠苏宁,未来将通过直播导购的方式进行电商直播变现的尝试。

  而张菊元则用去年《hello 女神》的案例证明直播综艺的广告收入同样十分可观,他说:“我们有视频网站所有的盈利模式,除此之外还多了一个直播互动的场景化植入。”在他看来,精品化的直播内容存在巨大的盈利空间,目前还有待探索。

  责任编辑:


2017-06-30 16:54  阅读量:177